fpw8h火熱言情小說 萬道神帝-第四百六十七章 客人-yavhp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
刚开始星夜没有反应过来,一个烧香的地方,竟然如此香气逼人?
而且那种香,不太像庙门里的东西,似乎跟胭脂水粉有些相似。
不过看众人那古怪的眼神,他了然了,顿时尴尬不已。
不曾想,胡乱之下竟然跑到了那种地方。
那如此说来,那位鹿姑娘?
岂不就是……?
他看向旁边的战猛,眼神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这样的天才人物,竟然心系对方?
虽然他也承认,那鹿姑娘的确称得上是尤物,可是……
陆飞拍了拍星夜的肩膀,“兄弟,别多想,天香阁的确是那个地方,但鹿仙子可不是那样的人。怎么跟你解释呢?那是她家的产业,类似这样的产业,她家还有无数。你去的四楼,只是她的一个临时住处。”
陆飞的笑容,有些玩味,“这样的白富美,谁不喜欢?只是那鹿仙子一向清高,谁都看不上,哪怕是我们的战猛兄,想要单独约见,也是极难。唯独被你小子抢了先机,占了便宜。”
“没有!”
这种事情,自然要否认。
“看你那傻样,也就知道没有了。兄弟,不是我说你,这种事换了别人,都恨不得往自己身上揽,谁想撇清啊?”
陆飞看了一眼战猛,“你看,某人想要往自己身上揽,可惜没机会不是。”
星夜感觉一阵头大。
“好了,我们也不逗你了,大家都是文明人,干不来偷鸡摸狗的勾当,所以雪原令还是你的,但是另外那个奉送的名额,你得分给我们,任何一个都行,我们绝无怨言。”
陆飞看着星夜,一副我们是不是很好说话的表情。
战猛的表情,也恢复了正常,期间瞥了星夜一眼,表情淡然。
但在淡然的表情之下,是绝对的自信。
依照他战家在冬隆之地的赫赫声名,以及他战猛的天才身份,岂会比不上区区一个小国的护龙使?
二人放在一起比较,本就拉低了他的等次。
虽然不清楚,此次鹿仙子为何有些反常行事,但依然不碍对方在他心中的形象。
战岚扫了一眼战猛,似乎很了解这个哥哥,眼中顿时闪过一抹讥讽。
星夜如实说道:“名额鹿姑娘要走了。”
“什么?”陆飞的脸色变了。
战猛的神情,也再次发生变化。
星夜说道:“想也知道,如果不给她一个名额,她怎么可能放过我?”
这一次陆飞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星夜的眼神,明显不一样了。
鹿仙子想要名额,并不困难。
哪怕说她杀人夺宝,陆飞也都不奇怪。
可偏偏放他离开,且名额共享,这就很不简单了。
陆飞能想到,战猛自然也能想到。
这不仅是反常,而且还是反了大常。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一时间,他又开始重新审视星夜跟鹿仙子的关系。
“真被你们说中了,我在外面还真没堵上他。”
一阵风出现,场中又多了一人,是贺鹰,贺秋霜的哥哥。
先前他断定星夜要跑到城外,故而早早的去那里等待,对过往的人群,严加搜寻,直至听到最新的消息。
贺鹰出现,发现众人的情绪有些问题,诧异道:“怎么了?”
所有人都在看着星夜,眼神怪异。
待陆飞解释之后,贺影飞出一声鬼叫,“天杀的,我错过了什么。”
他双手抱头,“我的鹿仙子,你这天杀的,你竟然敢亵~渎我的仙子,我要跟你拼命。”
“出息!”战岚撇嘴。
“嗯。”秋霜点头。
“受死!”
一声怒吼响起,有杀意从外界汹涌而来,是吕良。
直奔星夜而来。
众人见状,并未阻拦。
双方互换一掌。
星夜的身体,滑到了数丈之外,这里相距窗口很近,适合第二次逃跑。
就在这时,有寒意从两侧出现。
星夜没有看到人,但却能猜到来人是谁。
他冷然一笑,“怎么,在这里跟我玩围殴?真当我是泥捏的?”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星夜并非泥人。
伴随着他的眼神冷下来,附近的其他食客,纷纷让开,都是惊惧的看着这一幕。
吕良双手握拳,眼神微眯,无限杀意自眼中涌动着。
“你那龟壳最好现在就穿上,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星夜善意提醒。
“你找死!”
吕良大怒,冲向星夜。
“嗡!”
御灵兵动了,化作流光直奔吕良而去,击中了他的脑袋。
星夜这一手,是奔着杀人去的。
吕良的身体,被强行打翻在地。
“咻!”
御灵兵继续流转,就冲着吕良再打,仿佛是在接力,不等他落地就再次出击。
三下之后,吕良砸出了窗外。
其他人见状,脸色都是大变。
不愧是御灵人!
这个手段,太可怕了。
战猛等人,目光也是闪了闪,星夜的这一手,足以震慑全场。
“你他妈找死!”
素手华筝
又一次在人前丢了大脸,吕良心中大怒,身形冲天而起。
他拥有星鳞衣,自然不会有生命危险。
“咻!”
身形刚刚到达窗口,御灵兵再现,化作光芒撞在了他的脑袋上。
“嘭!”
吕良又飞了出去,狼狈的砸在了地上。
星夜知道杀不了他,此举也只是为了让他丢脸而已。
街道两侧,其他人都在指指点点。
“你找死!”
吕良愤怒不已,似乎每次遇到星夜,都会伴随着丢脸的事情。
“嗡!”
城市上空,能量震颤,似有星图显现。
可是在下一刻,一股强大的力量,从空中垂落而下,直接剿灭了这幅即将显现的星图。
“这次是警告,再有下次,后果自负!”
在城中某处,传来一则冷漠的声音。
四周指指点点的声音更多了,吕良感觉遭受了莫大的侮辱,喊道:“星夜,敢不敢出城与我生死一战!”
面对吕良的叫嚣,星夜并未回应。
因为酒楼之中,多了一位老人,在他出现之后,那两道锁定星夜的阴冷气息,就消失了。
老人穿着一件灰色长袍,他冲着几位年轻人抱了抱拳,道:“我家小姐说了,来者是客,星夜公子远道而来,现在是天香阁的客人,希望几位少爷能遵循我们冬寒城的待客之道。”
战猛立刻抱拳回应道:“鹿管家放心,我们与星夜一见如故,只是在这里商量一些事情。”
陆飞跟贺鹰也是点头。
不论是地位还是实力,老人都当得起这份尊敬。
当初星夜在房间,听到的也是这则声音。
“我们又不是冬寒城的人,凭什么要遵循你的规矩?”战岚不乐意的说道。
秋霜有些紧张的看着战岚,心中有些替她担心。
因为天香阁在此地运营多年,在这里属于真正的地头蛇。
我剑为你挥 荒诞公子
除此之外,放眼整个冬隆之地,也绝对属于一方大势力,只不过平日间较为低调。
要不然,岂会无视一个堂堂战家天才的示好?
“小岚,不得无礼!”
战猛的脸上流露出几分少见的严厉,他立刻抱拳赔罪,“小妹不会说话,还望鹿管家莫怪。”
“不会,岚小姐心直口快,是洒脱之人。”
老人说道:“老朽此次只是带话,话已带到,告辞。”
他消失不见。
“哼!”
战岚冷哼一声,但也识趣的没有再说什么。
其他人则是看着星夜,这一次的目光愈发古怪了。
鹿管家亲自到场,很明显是鹿仙子的意思。
难道,她真的在意星夜?
“既然有天香阁保你,相信在这冬寒城里,再没有人为难你了。”
陆飞说道:“话说,这么多年来,我还是首次听到,天香阁客人这句话。”
潮茜之恋
陆飞的笑容里,有了几分揶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天香阁的熟客呢。”
星夜没有理会对方的打趣,重新走了回来,外面的吕良也不再叫嚣,但也没有离开。
上来之后,他找了另外一个位置坐下,冷冷的看着这边。
重新坐回来的星夜说道:“说说雪原吧,还有雪原令。”
“你不知道?”贺鹰反问。
星夜摇头,他只知道一点,显然并不知道全部。
陆飞也是好奇的问道:“你与那午夜人待在一起,他没有告诉你雪原一事?”
“我也是今天才听说午夜人的光辉事迹。”
星夜笑了笑,道:“没想到如此招人恨!”
“星夜,你这么说,是不是想间接表示,你与午夜人其实不熟?”
秋霜歪着脑袋看着星夜,其他人的眼中也有着一些质疑。
星夜脸上笑容不减,“如果相熟的话,他会一个人跑吗?”
众人回想起先前发生的一幕,先是午夜人大声说出星夜有雪原令,使得他不得不跟着跑。
接着,面对众人的群起而攻之,午夜人果然逃走,丝毫都没有帮着星夜的意思。
如果二人真是朋友,应该没这么不讲义气吧?
“雪原是冬隆之地最大的秘密,那里遍布机缘,但何时开启与出现,却无人知晓。”
一旁的战猛主动说道:“但是,旅者来自冬隆之地,他们平日间很少现世,每次现世几乎都意味着,雪原有着极大概率出现。”
星夜回想着曾经师兄说过的话,当初师兄说一定要小心旅者,他们是一群很强大的存在。
很明显,师兄见过的旅者,并不止一个。
于是问道:“旅者很少出现吧?”
战猛似乎也察觉到了话语中的漏洞,主动解释道:“现世是指主动现身,表明身份。通常的旅者,或许也会在冬隆之地行走,但从不表露身份,而一旦他们主动显现出身份,就意味着雪原要出现了。”
他看着星夜,“比如这一次,他亲自现身,送给你一块雪原令,这就预示着,雪原现世只是时间问题。”
星夜点了点头。
“我说,为何旅者要给你雪原令?”陆飞好奇问道:“这东西的珍贵程度,不亚于世家的某个底蕴。”
星夜自然不清楚原因,不过他眼下倒是有着另外一个好奇,“为什么午夜人得了雪原令,你们不觉得奇怪?”
这个问题一出,证明星夜对午夜人的无知,还在怀疑二人有关的,也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午夜人身份特殊,每次只要雪原开启,而冬隆之地有午夜人,他们就会得到第一块雪原令。这可能源自于,午夜人的势力。”
陆飞咬了咬牙,道:“不过,这历代午夜人,都极其可恨,没一只好鸟。平日间隐藏起来也就罢了,一旦出现,就是过街老鼠的命运。”
星夜想到了当初赵本相邀,看来他早就知道自己能够得到雪原令,而另外一个名额,应该是给他准备了。
只是不曾想,旅者忽然出现,先给了他一块雪原令。
“既然你与午夜人不熟,那不如我们联合起来,来把大的如何?”陆飞的眼睛忽然一亮,“午夜人身上至宝很多,打劫一个,不亚于发现一片机缘。”
“可以!”
星夜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这种机会,可是不多。
而且打劫赵本,他没有丝毫心理负担。
陆飞显然早有此想法,甚至想好了很多细节,开始跟星夜分享。
只是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把赵本引出来?
这一点星夜也没有办法,因为每次都是赵本来找他。
他这才发现,自己对赵本一无所知,而赵本却时时能够找到自己。
吕良就坐在远处,如同一个怨妇般盯着星夜,他不吃东西,也不说话。
片刻之后,众人散场。
星夜就住在了楼上的客栈,反正无处可去。
鹿管家回去之后,站在四层门外,告知了所见之事。
“吕家多年来一直隐忍,看来是忍出毛病了,此次崛起多少有些急功近利。”
鹿管家说道:“吕良此次又被星夜落了面子,接下来不知道又要如何发狂。”
“幽影对星夜,似乎也十分感兴趣,老奴估摸着,应该是为了那鬼影迷踪与杀生术。毕竟幽影几十代人,去了东华之地几十次,都没有成功。而一个星夜,仅仅去了一次,两样东西就都拿出来了。”
“现在明面上看,星夜的敌人一个吕家一个幽影,可消息一旦传开,暗中还有多少敌人,则无人敢保证。”
鹿管家顿了顿,没有听到小姐的回应,继续说道:“那几个人对星夜的态度,目前看不出来好与坏。不过依照他们几个的风评,就算有心抢夺,也该是明着来,不会暗中偷袭。”
房间里还是没有动静,鹿管家试探性的问道:“小姐,那此次星夜之事?”
房间里,一直沉默的鹿宁晗说道:“我只在意雪原令,其他一概不管。如果这些小事也需要别人操心,那他有什么资格得到雪原令?”
“午夜人虽然行踪飘忽不定,可我们还是查出了一些蛛丝马迹……”
老人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鹿宁晗打断,“不用理会,我们与午夜人,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是。”
老人不再多言,身形随之消失。
这么多年来,他早已清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铜镜之中,映照着一张美丽的容颜,“星夜,你最好祈祷自己跟那人无关,要不然我一定把你带回去,弥补家族的多年来的耻辱。当年的窃阳之术,一直传到现在,但家族从未用过,若真是你,此次绝对不会放任你离开。”
鹿宁晗笑了,只是笑容之中,多了一些邪魅,姿容愈发妖艳。
“倘若真是你,那余生的你,只能做我鹿宁晗一人的傀儡,终其一生服侍与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