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5di火熱都市言情 重返1988笔趣-第0393章 路上撿的相伴-vi5si

重返1988
小說推薦重返1988重返1988
几辆火车同时靠站,人流量格外的大,陆峰追着追着就有些找不到了,四周全都是差不多背着编织袋的中年男人。
站住脚朝四周环视了一眼,没找到人,陆峰看着白梅花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你找大叔嘛?”白梅花用手指着从旁边走过去的两人道:“那不是嘛?”
陆峰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俩人用胳膊抱着编织袋大步流星的往前走,脸上的神情很是放松,能看到笑逐颜开。
“你找大叔干啥?他们是不是落下什么东西了,我帮你喊。”
“别喊!”
“你准备好找你的东西!”
陆峰迈步跟了上去,手探进了兜里,摸到了那只工笔刀,跟在大叔身后掏出工笔刀直接划在了编织袋的底部。
工笔刀格外的锋利,齐刷刷的拉开了一道口子,一个包掉了出来,接着哗啦啦一大堆钱包、手表、金耳环等散落满地。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把周围的人们吓了一跳,一时间不少人驻足观看,大叔掉过头看了一眼,盯着陆峰目光阴狠,旁边他的同伴拉了他一把,俩人飞速朝外走去。
“你东西掉了啊!”
“这不是我丢钱包嘛?”有人开始翻自己的钱包,发现早就丢了,拿起地上的钱包,正是自己的。
志愿军的英雄故事
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况,开始认自己的东西,白梅花已经呆立在当场,事已至此,她怎么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不敢置信而已。
反应过来急忙找自己的东西,翻找了半天无功而返。
“没找到?”陆峰问道。
白梅花摇了摇头,整个人已经六神无主,焦急的红了眼眶,出了火车站不知道该去哪儿。
陆峰看她如此,总不能把她丢在火车站,开口道:“先出站,找个地方吃口饭再说。”
俩人朝着出站口而去,这里围着一大堆人,已经有警察赶了过来,络腮胡和旧皮衣也赶了过来,没了陆峰踪影,不过听目睹一切的人说是个年轻人干的。
“跑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没听过这号人,得打听打听。”
“感觉团伙人不少。”
“多又怎么样?咱怕过谁?”
火车站外,陆峰找了一圈也没看到来接自己的,旁边是一家拉面馆,要了两碗拉面,坐下来看着对面的白梅花,这十几个小时过的,如梦似幻!
热腾腾的面端了上来,陆峰朝着白梅花说道:“吃吧,你知道你表姐的地址嘛?”
“不知道,她说来了给她打电话,来车站接我。”白梅花拿起筷子说道:“谢谢你啊,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咱俩也算是共患难了,你是第一次坐火车,我也是第一次坐火车。”陆峰大口大口的吃着面,滚烫的面进了肚子,说不出的暖洋洋,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吃饱了饭,陆峰看着外面人来人往,有人抽烟,有人坐在行李上低着头,还有人问东问西的找出口,这个世界,有时候真实又那么虚幻。
“他们会不会找你麻烦啊?”白梅花忽然担心了起来,说道:“我听我亲戚说,火车上的贼都是团伙,连偷带抢的。”
“没事儿,我感觉我已经把东莞一半的贼惹到了,虱子多了不怕咬。”陆峰不在意道。
“啊?”
白梅花有些傻眼了。
陆峰本来想着给她点钱,让她找个酒店临时住一下,然后买张票回家吧,后来一想火车站是这些贼的大本营,她一个小姑娘呆在这,绝对是羊入狼窝,帮人帮到底。
吃完饭等了十几分钟,陆峰才看到有人举着牌子站在了出站口,上面写着佳峰电子陆总。
“走吧!”陆峰站起身道。
“去…..去哪儿啊?”
陆峰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道:“让你几点来接我的?”
年轻人掉过头看到陆峰,愣了一下道:“后半夜四点,我等了一个多小时,困的不行,就回车上睡了一会儿,对不起陆总。”
陆峰看着他一脸困倦的样子,摆摆手道:“算了,走吧,先去酒店。”
上了车,白梅花坐在那显得有些局促,她知道陆峰不是普通人,从穿着就能看的出来,可感觉他比自己想象的更要厉害。
现在的东莞正是扩建的时候,两年前并入了几个县区,提拔成了地级市,享受到了政策福利,开始疯狂的负债经营,前两年除了招商引资外,主要扩修道路,接入更多的铁路线,新的火车站即将竣工。
从火车站往市中心走,一路可看见工地,各式各样的基础建设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
陆峰看着车窗外的大野地,若是没记错的话,二十多年后这里将会寸土寸金,各种中心广场矗立。
“团队负责人叫什么?”陆峰问道。
“姓叶,我们都叫他叶总。”
“知不知道约定的见面时间?”
“跟谁?”
“肯定是市里的领导啊,怎么?我跟姓叶的见面还得预约啊?”
“哦,这个我不清楚。”
白梅花坐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看着陆峰,整个人越发紧张,身边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同龄人岂止是不简单,简直让她望而生畏,像是管着很多人似的。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家叫做鼎兴大酒店的楼下,陆峰朝着白梅花道:“下车吧。”
酒店二十层高,在珠三角地区只能算中等,白梅花下了车抱着自己的东西,看着四周的高楼大厦,又看了看地下干净整洁的地砖,显得很紧张和无措。
“走吧,我先给你安排个房间。”陆峰朝着她道。
进了酒店,剩下的事儿交给司机去办,陆峰问了一下那个叶总在哪儿,上了电梯,直奔十五层。
十五层会客厅内坐着五六个人,喝着咖啡正在商议着事情,时不时看看表说陆总怎么还没到。
陆峰敲了敲玻璃门,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陆总!”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站了起来,其他人急忙也站了起,男子道:“一路顺风,什么时候到的,这小赵不会办事儿,我应该下去迎接的。”
“废话少说。”陆峰找了张椅子坐下来问道:“跟市政约定的时间啥时候?”
“下午三点钟!”
“条件都谈妥了?都能答应?”
“他们说是这样,但是招商办的那几个领导说,有些事儿得您来了说,我们这些人说了不算,不愿意多透露,指名点姓要您来。”
“你叫什么?”
“我叫叶无声,陆总!”
“给我开个房间,我先洗个澡睡一觉,下午再说。”陆峰站起身有些疲倦,看向白梅花才想起来得给她安排下去。
“给她也安排一间房。”
“陆总,您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这边请。”有人带着陆峰走出了会客厅。
叶无声打量了一眼白梅花有些傻眼,这姑娘身上透着一股质朴,说难听点就是土了吧唧的,提着一个自己缝制的布包,还提着个编织袋,里面是行李。
“陆总,不是说您自己来嘛?这个人是…….”叶无声忍不住问道。
“路上捡的!”
叶无声心里暗暗佩服,不愧是陆总,别人顶多是丢人,他捡人。
“给她开间房,安排下来。”
陆峰回到房间洗了个热水澡,身上的疲倦彻底释放出来,拉上窗帘,躺在床上,进入梦乡之前陆峰心里想到,我以后再坐绿皮火车硬座我是孙子!
下一秒鼾声大起。
白梅花进了房间,看着如此设施的屋子有些发蒙,服务员跟她说了好半天,总算是知道怎么洗澡了,躺在柔软的床上,看着四周的环境,她心里只剩下一个问题,他到底是什么人?
上午九点,一间出租屋内烟雾缭绕,旧皮衣坐在椅子上抽着烟,旁边坐着两个四十来岁的男人。
“这一趟少了将近一半!”
“可以啦,我手都受伤了。”络腮胡举起裹着纱布的手叫嚷道。
“那个年轻人必须找出来,做了他,妈的,不讲道义啊,踩我盘子!”
“年轻人?长什么样子?”
“残废,给他画一个!”
小儿麻痹的男子抓起一支笔,手说不出的灵巧,三下五除二把陆峰的简单轮廓画了出来,只不过画像的视角是仰视的,最瞩目的就是两个大鼻孔了。
“残废,你他妈是手残,又不是脑残,画正面照啊!”
“我身高一米五,看他的时候就是这个画面,你让我画个锤子?”
“哎呀!!!”
在场人的都扶着额头很是无语,又一想人家说的对,残废的视角看陆峰,可不就是仰视嘛!
“能找出来,画的多像,往上报一下,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一对中年民工夫妻,胡子的手就那民工夫妻伤的。”
“行,我给其他线的兄弟们看看,先摸清楚底细,这条线要不先别去了,不要正面起冲突,免得被警察渔翁得利了。”
众人齐齐点头,觉得自己也该休息几天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